墨玖。

cn墨玖/iu,主永七,刀男诈尸,杂食混乱邪恶。

【果陀】bravo

*新人入坑的亢奋抽风。
*超短。
*ooc。
*文笔极差,慎点。
*可以的话想要评论……!(闭嘴没人看你的东西的。
*本人不会弹吉他也不会跳舞。

陀思妥耶夫斯基本就是贵族出身,自是极喜那些优雅的乐器、诸如提琴钢琴之类。但他也偏爱酒馆中的木吉他奏出清脆的滑音音色。
现今他的怀中正抱着一把刻纹精美的吉他,琴弦正被指尖拨颤着,缠绵舒缓的乐曲如此便流淌铺满了狭小房间内的每一方寸。
听众、也是唯一的听众,果戈里倏的站起身——说是跃起也不为过。他忽的跳了支舞,脚下舞步变换极为迅速,皮鞋稍垫起的根砸出连贯的脆响,魔术帽飞落在一旁也无暇顾及。
极为热烈的舞蹈与那吉他的乐音着实不符,于是他对着奏曲者软声请求,吐露的语词间带了笑和喘。
“费佳——我知道你会的、弹弹嘛,就一次、就这一次嘛。”
他总有本事将陀思的昵称念的百转千回,尾音如同孩童口中不愿咽下的水果糖汁般挂了颤和化不开的甜。
于是演奏者妥了协,毕竟驯服野兽尚要时常予以纵容的奖励,想要将他牢牢控于自己的手掌心则更应深谙此道。
拉长的婉转琴音被分裂成一组组跳跃的音符,果戈里仅稍作停顿便再度踩上节拍,天衣无缝的好似他从来不是中途间入的胡闹者。
曲终时陀思妥耶夫斯基毫不吝啬为他鼓掌,他的指节微红,许是过于专注时被震颤的弦磨到了罢。
“bravo.”
透过窗间缝隙的阳光包容的为破陋的地板镀了层流金,落在果戈里身上的灰尘也如似金丝般华丽。
他仍保持着嘴角上扬的愉悦弧度缓声开口:
“Я люблю тебя.”*
他以极为热情的注视望进那双紫色的眸———那儿仍平静无波,毫无半点惊讶。
执琴者又讲。
“bravo.”

*非常感谢 @uni_龙息 您的指教,及时指出了错误x。
*果戈里跳的曲子是弗拉明戈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