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玖。

cn墨玖/iu,主永七,刀男诈尸,杂食混乱邪恶。

【赛晏】Vodka or Brandy?(上)

20岁神官赛x32岁调酒师/黑客华
ooc,ooc
文笔渣真的慎入
我为了开车bb了两千字废话我真是厉害(个屁
又又又要月考……我下周末应该能把下的车肝完

以下?



“要一杯Bloody Mary,华仔——”

半靠在吧台上的人故意拖了甜腻腻的尾音,那调酒师倒着番茄汁的手微微一顿。

“难道Grasshopper的甜度已经上升到让你的声音都变得黏腻了吗,或许我应该考虑在这杯酒里多加点芥末。”

“别,大爷您高抬贵手,我还要命。”

神官略有迟疑的端起面前这杯血红色的酒,认真细致的嗅了嗅,确认没有芥末冲鼻的气味后一仰头喝了一大口。

晏华因他可称的上傻里傻气的举动少有的向上弯起嘴角,那抹弧度转瞬即逝,沉浸在伏特加和番茄汁带来的顺滑口感中的某神官理所当然的没来的及看到。

如果他看到的话,他或许会像那些小姑娘一样,被轻松的勾走了三魂七魄吧。

或许也该庆幸他没看到。

————————————————————

酒吧并不大,也鲜少有很多人前来。

多半是一些在赌场输的精光的赌徒来买醉,或是三五成群的年轻男女。

赛斯是偶然发现的这家店面。

他那时正因为不务正业和翘班被教会扣了大半工资甚至险些离职,衣袋瘪瘪的,里面仅剩下一杯酒的钱。

在街上晃荡的他看到了酒吧的招牌。

黑底白字的招牌有些素净的过了头,名字更不像是个寻欢作乐的地方,导致赛斯花了好一会才把「The Central Tribunal」和酒联系在一起。

——倒不如说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且根深蒂固。

也许是过晚的缘故,酒吧里只有一位金发的女性在吧台前小口的抿着苦艾酒。

当他看到吧台后的调酒师是谁的时候他差一点就扑了上去。

狂喜在内心翻动,随后被失落一点一点的压下去。

于是他只要了一杯自己不算常喝的白兰地而后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调酒师聊天。

“酒吧是你自己的?”

“嗯。”

——还是那么冷淡。

赛斯闷下一口酒,有些幽怨的看着正在擦杯子的调酒师。

“你就不能和我说说话???”

他看起来异常艰难的从手中的活里移开眼抬起头。

“我想不出。”

“什么?”

“我想不出和一个刚见面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有什么可聊的。”

——令人伤心,他不记得我了。

——他竟然也会忘记。

“好吧……我是赛斯,附近教会的神官。”

“晏华。”

调酒师继续擦着手中已经反光的玻璃杯,没有一点继续说话的意思。

——话题终结者。

赛斯腹诽着将折成三角的钱币放在空高脚杯的旁边,他理了理过长的银链后遁入空无一人的街道。

走出两步后回头默默的记下酒吧的位置和名字。

——既然我这次找到你,就不会再舍弃你。

“晏华,放过那个杯子吧,它已经快被你擦碎了。”

金发的女性语气里带着掩饰不住的调侃意味。

“倒底是什么能让我们的神之头脑走神呢~啊…是那个神官?”

“爱缪莎。”

“是是——”

收到一记眼刀的爱缪莎吐了吐舌头,老实的将几张文件递给晏华,随后压低声音开口说。

“你和他真的是初次见面?”

“不是。”

“诶——有猫腻哦~快快说来听听”

“他是小叮当,之前负责街区情报的那个15岁的少年——我黑过他的电脑摄像头。”

爱缪莎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印象。

“你记性真好……不过你怎么能知道他就是那个男孩?”

“人无论长到多大,骨骼都是不会变的。”

他敲击下最后一个数字,漫不经心的给了爱缪莎一个暴击。

“不是我记性好,是你记性太差。”

“什么?!我记性一点都不差!”

“敢不敢赌一局。”

“赌什么?”

爱缪莎看向手里的纸牌神秘的一笑。

“就赌你会爱上他。”

“那你输了。”

“不会的,我还没输过。”

“呵。”

————————————————————

赛斯敲打着面前已经空了的酒杯,时不时看一眼放在手边的手机。

“还不走吗?”

晏华收走他面前的空杯,略有嫌弃的看着他叼着的芹菜杆。

“这么快就下了逐客令吗华仔?”

“你已经错过了给一位女士的咖啡杯里加点糖的机会,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让你耗下去的。”

“我倒是想啊,可那位小姐总是有意无意的向你瞟——啊我出去一下。”

赛斯抓起亮着荧光屏的手机,只一瞬,晏华还是看清了联系人的备注。

「鬼牌」

————————————————————

“所以小神官把我约出来是要干什么呢~”

“想确认一些事情。”

爱缪莎托腮笑着点头。

“关于……华仔无名指上的旧痕。”

“什么都没有,他一直没结婚也没有女朋友。”

“可……”

神官显得有些焦躁。

“那是中央庭还没解散的时候,因为出入会场方便需要有两个人扮作情侣。”

“达尔维拉不想去,奥露西娅容易玩脱。”

“最后剩下的就只有我和晏华。”

“原本是要定达尔维拉的,所以戒指小了一圈。”

她从手包里拿出了一个朴素的铂金戒指。

“18号的戒指——对他来说有点小,所以才会留下点痕迹……原来困扰你的是这个吗?”

“不全是,但更多的还是关于这个。”

爱缪莎突然掩口咯咯的笑起来,赛斯不解的看着她却发现她指间夹着一枚戒指。

“连戒指都准备好了你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还给我。”

————————————————————

赛斯轻手轻脚的走到晏华身后。

——很好,他没注意到我。

他按下他手里擦着的杯子,不出所料的收到了男人疑惑的眼神。

“我想给你调杯酒。”

话语间赛斯扯下晏华的领带蒙住了他的眼睛。

“我不认为你拙劣的技术能调出什么好酒。”

————————————————————

“不要发出玻璃制品撞在一起的声音。”

男人皱着眉抱臂在一片黑暗中看向声源处。

赛斯咧嘴向他笑了一下——尽管他并看不见。

“尝尝?”

杯缘压着他的唇瓣,大有直接喂下去的架势。

晏华没有躲,只略微扶了一下便就着他的手一口饮尽。

“尝出什么?”

“除了你拙劣的技术和配比之外我不知道我还能尝出些什么。”

“呃……有没有别的什么,比如固体?”

“没有。”

晏华透过领带的缝隙看见神官明显变得焦急起来的表情,低叹一声吻住了他的唇。

赛斯未来的及回应便尝到了口中不同于软肉触感的硬物。

是扔在酒杯里的那枚戒指。

他在晏华的注视中缓缓的含住他的指节,灵巧的舌攀附着他的手指带上指环——末了还在戒痕的位置咬了一口。

——孩子气的举动。

“这杯酒的名字你知道吗。”

“知道——Between The Sheets。”

“上楼。”

TBC.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