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玖。

cn墨玖/iu,主永七,刀男诈尸,杂食混乱邪恶。

【赛晏】日记本

是白花老师的入学考试! @王白花
我合格了!!
我要公然吧唧一口老师?(大雾
谢谢老师的提示ww

以下?

枕头下的手机振动着提醒着他的主人时间,赛斯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眯起眼来适应着阳光,他盯着墙上的挂钟,目光追随着秒针转动,在它与分针重叠的时候移开视线,起身去梳洗。

他看着空无一物的餐桌张了张嘴,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抿禁了唇,像是一条脱水的鱼。

他转身进了厨房,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杯热牛奶。

动作流畅的把其中一杯推到对面,在唇舌猛的被猛地烫了一下子之后望向对面。

那里只有飘着热气的白瓷杯。

腹部一阵绞痛,强烈的呕吐感使得他弓起腰,却碰撒了杯中的液体,杯子转了两个圈之后滚下桌沿,器物碎裂的声音让他清醒了几分,桌面上的手机振动着,短消息浮现在屏幕上。

「今天的讲道是你,别迟到了。」

「好。」

赛斯瞥了一眼钟表,分针和时针重合在一起,他咂了咂嘴没有去管地上的杯子碎片,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便出了门。

还带着一本有些破烂的笔记本

————————————————————

赛斯在街区游荡着,最后还是选择了自己平时逗猫的那长椅,不知为何今天却没有猫儿来缠他,神官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翻开了本子。

那是一本日记。

赛斯一页一页的翻着,前面大多是记录的一些琐事,什么工资又被扣啦,谁家的姑娘好看啦之类的事。

他在一页停顿了一下

「3月23日,晴

  有了新的搭档,叫晏华。

  晏华晏华的感觉太生疏了,叫他华仔好  

  了!」

那是初见晏华的日子,也是他们命运纠葛的开始。

之后的日记记载的多是一些黑门的事,甚至还有一些怪物的画。

他快速的翻动着,有一页只有寥寥数语,却特意换了一个颜色鲜亮的墨水,看的出那天对他很重要。

「4月1日 大雨

  表白成功。」

赛斯盯着那行字很长时间,回忆涌上脑海。

————————————————————

“啧竟然下雨了…不妙啊我可没有伞”

年轻的神官攥着手里的玫瑰花,嘟囔着抱怨这恶劣的天气。

“赛斯?”

熟悉的声音在近处响起,来人手中的伞阻挡了赛斯头上的落雨

“啊华仔我正等你呢……就是……那个……”

迎着晏华投来的疑惑目光,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把手里的玫瑰亮出来

“我喜欢你!”

他不敢睁眼,不敢去看晏华此刻是什么表情

——一定是厌恶我了吧。

“呵。”

晏华给他的回答,是入耳的一声低笑和唇上的温软。

赛斯呆愣了两秒,之后便扣着晏华的后脑加深着这个吻,夺取着主动权。

晏华扔下了手里的雨伞,任由雨水浇在两人身上。

雨水冲不散两人身上的暧昧气息,晏华腾出手去勾他的脖颈,任由赛斯毫无章法的在自己口腔里搜刮,玫瑰的花茎因为持有者过于用力而弯折,未来得及剔除的几根刺扎进手心也未能找回晏华此刻抛在九重天外的理智。

他们在那雨天,像野兽一样撕咬着接吻。

————————————————————

风吹着纸页哗哗翻动,那声音把正神游的人拉回现实。

风把那本子翻了几页便再翻不动了,停留的那页纸似是被水泡过一般,皱皱巴巴的,笔迹潦草斑驳辨不出一个完整的字,唯一能认清的大概是标注的日期,但那笔画歪歪扭扭,像是刚学会写字的孩童,颤抖着用力握笔写下的一样。

赛斯看着那篇称不上是日记的东西,颤抖的指尖拂过坑洼的纸页,表情呆滞让人觉得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样,但他没有。

眼泪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流干了罢。

或许只有赛斯自己知道,那斑驳的字迹记录的,正是那拯救世界最终的一战。

也是那场战斗,许多神器使葬送了性命。

包括晏华。

————————————————————

“所有神器使守住观光塔,不要让怪物再往上攀爬!”

这是指挥使下达的最后一道命令,而后他和安托涅瓦乘着方舟的碎片鲸去向塔顶。

神器使们冲进怪物堆里,利落的斩断一只又一只怪物的头颅或躯干。

赛斯和晏华守在观光塔的塔底下。

能够突破到这儿的怪物开始并不多,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魔兽涌上来,晏华不得不躲闪着寻找最佳的狙击地点,对于狙击手来说,被人近身几乎就是致命的。

权杖的尾部准确的穿透了一只风镰的的眼睛,那魔兽挥舞着镰刀挣扎了几下之后便耷拉下来,赛斯收回权杖,任由那怪物的尸骸掉落在地。

“注意背后啊华仔”

他扭头与他的搭档交谈。

“亏你的称号是神官”

他答复着,伴着枪响。

赛斯刚想要辩解,却被暗处的一只赤骸勾中了腰。

“赛斯!”

晏华几乎是嘶吼着出声,枪口迅速调转,面前虚拟屏的准星锁定了那怪物。

——砰

枪响之后那魔物应声倒地。

晏华退出空弹壳,想要再次压上弹药的时候却发现刚刚那是最后一颗子弹,他摸向腰间的弹夹,堪堪跳跃着躲过鬼哭的冲击波。

聚晶鸟的光弹锁定了那身影。

赛斯从一阵头晕中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他这一辈子也不想看到的景象。

紫黑色的光球裹挟着巨大的能量向晏华的心口袭来,赛斯抓起权杖冲上前,黑魂死勾着他的脚腕,神官咬了咬牙索性随着它勾去那一块皮肉,他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迈着步子

却还是晚了。

持枪的身影顿了顿,旋即向后倒去,胸前的衣物被血浸透,布料吸满后多余的血液流淌下来,与地上紫黑色的粉末残骸混在一起,最后渗入地缝。

神官呆滞了一瞬,随即被肩上的痛感唤回了神志,他看了看那怪物,抬起权杖,敲爆了它的头。

赛斯不记得他是怎么清理那些怪物的,或许是他失去理智的攻击,又或许是有神器使赶来支援,他只知道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了一片破碎的紫黑色晶体和怪物的残肢,而自己披着的衣服早就不知道被哪个魔兽吞吃掉了,全身伤痕累累,赛斯跪倒在地上,一步一步的,向晏华的方向膝行着,不顾膝盖被地上散落的结晶磨的血肉模糊。

他定定的看着晏华的面容,忽略掉那些血污和尘土,此时的他,像是安睡了一般。

赛斯攥着拳头,小块的结晶状尸骸扎进手心,自掌心而出的血液顺着指缝滴落,与地上晏华已然凝固的血混在一起。

像是对晏华这副样子十分不满,他嘟囔着抬手,整理了一下他破烂的风衣,重新翻折好衬衣的领子,领带也学着他那样一丝不苟的打好,马甲少了一颗扣子无论如何也扣不上了,他有些烦躁的扯了扯他的马甲,算是系上了罢。

赛斯以手去擦拭晏华沾满尘土血污的面容,却又涂上了一层秽物,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同样脏污的手掌,尴尬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

他探身上前,舔舐着晏华的脸庞,像是兽类互相梳理毛发一样,用着最原始的方式清洁。

自额头而下,而后是山根,最终辗转停留再他已然冰冷的唇瓣上。

他舔着他的唇,有什么东西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眨掉那物,才发觉自己在哭。

——就这样也好

他像第一次与他接吻那般,辗转撕咬着他的唇瓣。

只不过这次,那人没有回应。

————————————————————

“喵——”

黑猫以头蹭了蹭神官的脸侧,赛斯摸了它两把,任由它蹲在肩头,他将本子迅速的往后翻,停留在空白的一页后小心的挪开一点被当做书签的枯玫瑰,推开钢笔的笔帽想开始书写。

「5月17日

  华仔,我   」

钢笔运动的笔尖碰上一滴水珠,浅浅的蓝晕染开来,那神官置笔合本,朝着虚空伸出手,有些冰冷的雨滴打在他的掌心,越来越密集。

他轻轻阖眼,水迹顺着脸颊滑落,分不清那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赛斯?」

耳畔响起那熟悉的声音,他猛地回头,本页间的干枯玫瑰因为他的动作掉落在地上,脆弱的花瓣碎裂,被磅礴的雨打湿,归于泥土。

湖蓝的眼瞳注视着身后良久。

那里空无一人。

——别傻了赛斯,没有人再会像他那样为你打伞了啊…

END.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