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玖。

cn墨玖/iu,主永七,刀男诈尸,杂食混乱邪恶。

【小龙般若】Gin fizz

cp小龙般若
调酒师x旅人
ooc文笔渣,bug多
他俩那——么好
没粮要饿死了的产物
_(:з」∠)_

「和之前一样,Gin fizz?」

「…嗯」

吧台后的男人开始熟练的调酒,一般此时,客人几乎没有了,店里空空的,吧台前的男人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一头金发被好几个紫色的夹子固定住,乱糟糟的。

「小龙每天都很晚呢。」

被唤作小龙的金发男子回过头,把调好的酒向自己挪了挪,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那开到这么晚,是在等我吗…般若?」

「嘁…」调酒师嗤了一声,别过头去,右眼的眼饰在昏暗的灯光下轻轻闪着光

小龙景光每一天都会来这个偏僻的小酒吧,总是要等到很晚很晚,晚到大般若长光几乎要关门的时候,突然匆匆忙忙的赶来,道声抱歉,而后点一杯Gin fizz。

不是像许多客人一样,静静的在吧台一角品尝着自己的酒,而是沉迷于和酒吧的老板兼调酒师大般若长光聊天

当然,只是小龙单方面的说个不停,兴致勃勃的讲述着自己旅途上,曾经遇到过的人或事

大般若长光从来没有透露出是否喜欢这些故事,只是静静的听着,不发表任何意见。

只不过,他的店也变的很晚才打烊。

小龙最近很久都没有再来。

起初,大般若认为小龙只是去了别处,因为小龙曾经告诉过他,他的爱好就是旅行,去各个地方游玩,问起自己时大般若只是笑着回答

「大概我的兴趣爱好,就是勾引像你这样的人吧」昏暗的灯光下,他看不清小龙的表情。

大般若依旧保留着很晚才打烊的习惯。

他趴在吧台上,全然没有了平日的优雅。

--小龙他今天会来吗

--早就忘了这里吧

大般若长光依旧像之前一样工作着,偶尔和来喝酒的小女孩调笑几句,惹的人脸庞通红。

只不过有时,他会盯着一瓶樱花酒发呆,有人想要买下时,他仅仅是轻轻摇了摇头,而后继续发呆。

--枫叶红了呢

--他还会带我去看枫叶吗…?

--真怀念啊,红叶天妇罗的味道

--他总是很会挑呢…都要吃胖了呢…

大般若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随后又紧紧的抿起

--我在想什么啊——

他只不过是一个客人而已啊

--我在奢求些什么——

泪轻轻流落下来,好看的红眸不复清明。

也许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是,自己早已离不开他了啊。

那个唤为小龙的金发男子,会给他讲许多许多故事,会带他去看盛放的樱花,血红的枫叶,会温柔的拭去他嘴角不小心沾上的糖粉,会在他终于忍不了要给他扎好头发时喊着好麻烦好麻烦,最后让人以失败告终。

眼泪控制不住的滴落着,空无一人的酒吧里只有轻轻的抽噎声。

--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酒吧的门被轻轻的推开。

「啊,已经打烊了…」

「如果是我呢…?」

熟悉的声线响起,那是无数次在心中回放的声音。

「不欢迎」

大般若站起身,几乎是扑到小龙的身上。

「啊呀呀,这副样子是要赶我走吗?」

「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我以为你,忘了我。

「…抱歉」

「那要怎么补偿我…?」

大般若笑着,眼泪依旧在眼眶里闪烁着

--即使不能成为恋人也好——

「用…这个?」

小龙景光摊开手,掌心是一枚银色的戒指,红色和紫色的宝石镶嵌在上面,少有的严肃说着

「可能有些突兀,但我——」

「不,一点也不,我喜欢你,从一开始。」

大般若打断了他的话。

「那是我的台词吧喂!」

「但重要的还是要你给我带上啊。」

大般若咬着黑色的手套脱掉了它,小龙执起那只五指修长的手,轻轻的把戒指套在无名指上。

一吻落在那只手上,小龙抬头,紫色的眼睛正对上充满笑意的红瞳,他直起身,轻轻的靠近面前人的唇。

「可以吗…」

「当然。」

暖调的灯光下,两个人影拥在一起,紧扣的手上,是一模一样的,闪动着光的戒指

——纵使我为旅人,但我也愿为你,而停泊。

————————————————————————
大概有后续的话就是开车了…
当然在有人想看的前提下_(:з」∠)_

评论(3)

热度(30)